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兴精彩 >普悠玛案首开庭 司机:依作业程序操作

普悠玛案首开庭 司机:依作业程序操作

阅读529
宜兰县2日电
宜兰地院审理普悠玛翻覆案今天首度召开準备程序,法官询问被告司机员尤振仲是否认罪,他说,「我当然不认罪,我当时依照判断和作业程序操作」。
宜兰地院上午首度召开準备程序,被告尤振仲、时任台铁局机务处副处长柳灿煌和时任台铁局综合调度所所长吴荣钦均到庭,对于被依过失致死罪起诉,3人均表示不认罪。
检:不当关闭ATP
检方指出,这起死伤是因为尤振仲违反行车实施要点不当关闭ATP,同时也关掉在列车上乘客的生命防护网,这台随时可能成为「失速列车」,尤振仲把电门把手拉到时速140公里至142公里超速行驶过弯,早已超越临界速度,因而车头出轨翻覆。
检方表示,经查扣并解读「列车控制监视系统」(TCMS),并结合当时通讯对话,製作视觉化整合影片后,认为事故列车于大溪站隔离ATP,再由罗东站出站行驶,之后即有时速140公里以上,以超过速限时速75公里近2倍速度在曲线半径360公尺的新马车站前弯道高速行驶,尤振仲不当隔离ATP而且超速过失相当明确。
检方认为,空气压缩机(主风泵)的停止与这起事故发生并无条件及相当因果关係,也不会造成列车爆冲,也就是不会有超速的危险,况且空压机停止的排除方法,尤振仲在教育训练时也有签到。
尤振仲的委任律师阎道至表示,尤振仲之所以否认犯罪,主要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希望藉由这次司法程序还原当时真相,最想知道的是,为何他的认知和检方提出的客观事证会不一样。
尤认为ATP故障才关闭
阎道至说,尤振仲当时判断列车有煞车作动是因为ATP故障才会关闭ATP,这是结果论问题,如果事后他知道当时ATP没有故障,是自己把ATP关掉,他就该负责,他也会负责。
阎道至表示,当时列车如果刻度和时速不符,忽快忽慢,也就是可能电门把手操作时速50公里,实际上时速却是80公里,或是操作在时速60公里,速度表却显示时速40公里,另外,证人当时也提到列车有爆冲现象,这些都需亟待调查。
另外,阎道至表示,尤振仲当时信赖他手上的电门把手,以汽车来讲就是油门,在这个状况下导致他没办法判断,证人曾提到司机员如何观测速度,就是以看电线桿的距离然后在心里心算除以时间,算出大概时速。
不过,尤振仲在整个事发过程49分钟内,有将近47分钟时间在通话和呼救,只有一分多钟的空档没在说话,平均每12.05秒就要拿起无线电呼叫一次,总共发话和收话次数高达237次,再这样状况下,要他一边讲话一边修车,一边确认车速,「他是人不是神」,今天尤振仲有他的责任,他不会逃避也会承担,但希望不要再有下个尤振仲出现。
尤振仲在开庭结束后表示,他会承担自己应该要负的责任,要对去年在台铁6432车次上所有人致上万分歉意,因为他们是最无辜,这段时间自己其实跟犯人没有两样,日子过的很难想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