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生命园区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

阅读823
世界最大的赛车公园


说到汽车界正式的24小时耐久赛,最负盛名者当然是法国的勒芒24小时大赛(Le Mans 24H),它早在1923年即开赛、也是全世界24小时大赛的始祖。原本是车厂为了证明自己的产品耐用耐操(当时并非特製赛车、而是规定使用平常也买得到的市售车),主办者想出连续行驶24小时这个点子,能在极限条件下撑完24小时,即可证明车辆零件的耐用度;当然,对车手的体能也是考验(包括身心疲乏下的专注力),因此最早由两名车手轮流换手,随着时代技术演进、车速愈来愈快,逐渐增加至三到四名。历史上世界较着名的汽车24小时耐久赛还包括比利时的斯帕24小时大赛(Spa 24H)、荷兰的邹德24小时大赛(Zolder 24H)、美国的戴通纳24小时大赛(Daytona 24H)、日本的富士24小时大赛(Fuji 24H)等,但这些大多是在平缓的固定赛道内举行(仅斯帕幅员较广,而戴通纳则甚至是全椭圆赛道),因此比它们更经典的就是德国的纽堡灵24小时大赛(Nurburgring 24H。Nurburg为地名,ring在德文则有环状迴路之意、相当于英文的circuit,因此德语系国家的赛道均以这种模式命名)。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200辆参赛车、加上工作人员,将起跑直道挤得水洩不通

这座由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于1907年提议起造、历经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德国的颓败萧条(1911至1925年停工)、直到1927年才完工的纽堡灵赛道,分为22.5公里的北赛道以及4.5公里的南赛道,后者现为F1场地,前者则是耐久赛的主要战场(部分串连南赛道),北赛道与其说是赛车场,更不如说它等于是一条环状的连续山路、甚至云霄飞车道,这就让它比一般的固定赛道更加严苛。弯道带有剧烈的起伏,早期甚至还有着名的「四连跳」路段,严重考验车子底盘与悬吊的机械性能、以及「着地」时车手的操控反应,因此这里不像勒芒或戴通纳可以使用完全平底的原型赛车(LMP组别)、而只能使用接近市售规格的跑车或房车(但也正是看头所在:所有的参赛车都在市面上看得到、买得到),所以除了比赛之外,许多车厂也乐于拿自己即将上市的高性能车款来此测试,因为这里的行驶条件能够真正试出车子的综合性能,要知道车子好不好?很简单,圈速数字会说话,来纽堡灵北赛道跑跑看就知道。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南赛道俯瞰图。左下角即为进出北赛道的联络道。
德国赛车的主场优势


纽堡灵北赛道不仅在丘陵上的森林地带、幅员也过广,因此除了地形问题之外,常常整座赛道的天气也不一致,複杂地形加上时晴时雨,简直就可以模拟现实世界中最严苛的行车状况,这样的挑战性不只吸引车队及车厂,平常对外开放时也吸引许多一般车主开着自己的爱车来试试身手。而它还会对驾驶者形成另一种压力:勒芒赛道一圈已有13公里,但比起纽堡灵北赛道来说不算什幺,也就是说,在这一圈超过22公里的距离中,车子就不要故障、或是车手不要硬撑,不然很难有机会开回下一圈的休停站,因此儘管这里景色宜人,但绰号却是「绿色地狱」。耐久赛就像马拉松,重点不在于能冲多快,更大的课题是要撑完全程,因此儘管仍然是赛车,但关键也不在于竞速争先,只要车手和车子的耐力够、小心开,儘量减少进站休停次数,赚到的时间一定比在场内拚命超车要多得多(而且愈拚还愈容易导致折损)。也正因为24小时真的很长,所以就算车子故障,只要能够撑回休停站,什幺都可以修:甚至补车壳、修悬吊、换变速箱的都有,反正比赛不会马上结束,只要车子还能继续跑就好;加上纽堡灵北赛道很窄、又没有什幺缓冲区,超车机会真的不多,反而不如来打一场「消耗战」。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群山环绕所建构出来的曲折起伏路面,对人车都是考验。

威廉二世提议建造纽堡灵赛道的初衷是要振兴并宣扬德国造车工业(所以地点在德国西南部的艾菲尔,位处德国汽车工业区附近、也接近西欧及南欧主要汽车工业国),希特勒更让这里成为外国车的「屠宰场」。最方便使用这个场地的当然就是德国车厂,因此纽堡灵24小时大赛历年来的总冠军车几乎一面倒是德国产品(包括非德国品牌Ford的Escort、Capri和Sierra),唯一的例外只有来自美国的Dodge Viper(但负责整备调校的也是德国Zakspeed车队)。除了名车之外,纽堡灵24小时大赛的车手也各具来头:有F1或WRC(世界越野锦标赛)退役车手、有勒芒大赛及世界各大耐久赛或房车赛明星,甚至目前垄断F1赛道设计案的Hermann Tilke也曾于2007年以第8名完赛。由于参赛车达27个品牌共200辆之谱,休停站格位根本不够,因此订出了一条有趣的规则:每三辆车共用一间车库(这样也已用了67间)!所谓的共用,就是这些可能不同队的车子要各自排开进站时间(除非意外),而且车库设备也是共用,甚至连加油泵浦还要跨车库共用,让各队间的敌我意识不会到坚壁清野的地步。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一次看尽从超级跑车到小型房车一起「同乐」。
一年一度的赛车佳节

还有一点与众不同的是,纽堡灵24小时大赛发生事故时并不会出动安全车来全场绕行,而是只会在事故路段缩减大约一半的路宽来进行处理,此时仅剩的路宽也只能让赛车放慢依序通过。此外,近年来每次比赛的入场观众大约都到20万人,而看这种24小时大赛,如果买南赛道的看台票就反而没意思了:许多观众会在北赛道的路边森林搭帐篷当做观赛据点,车手晚上可以瞥见露营地烤肉的火光,甚至路面窄到可以闻出来他们在烤什幺!总之,一年一度6月底的盛事,把它当成一次嘉年华式的週末休闲度假更自在(与6月初的勒芒一样在下午4点开赛、次日同时结束)。由于车速愈来愈快,因此完赛圈数也愈来愈多,今年冠军Porsche 997便写下了156圈的新纪录,但算下来平均车速也「不过」162km/h左右,就因为场地的危险起伏弯道太多、到了晚上死角更多(只在南赛道附近有较多照明设备,危机四伏的北赛道几乎都只能靠赛车自己的头灯而已──而且北赛道在白天已经有许多死角、盲弯),车子再强也无用武之地──纽堡灵赛道大多都是这样的场合,因此赛车马力反而不是最大关键,重点在于如何将底盘悬吊调校到在连续弯道还能紧贴崎岖路面。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耐久赛的关键在于车况的稳定性,因此休停站的检查工作尤其慎重。

Porsche不愧为地主国经典跑车厂,本届拿下最近六年来的第五冠,继续展现几乎无敌的态势;前10名也只有一辆非德国车。而Porsche于去年起推出一辆911 GT3 R Hybrid,搭载由F1 Williams车队研发的飞轮式KERS(动能回收系统)、并以马达驱动前轮,初试啼声即曾于第14~22小时连续领先,可惜在最后2小时故障,今年则在事故连连中以第28名完赛。如果你有机会在6月下旬赴德旅游,纽堡灵24小时大赛会是身为车迷的你不应错过的盛会。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太阳西沉东升,刺眼光影对于车手的视线也会有严重影响。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唯一曾经称霸纽堡灵24小时大赛的非德製车:Dodge Viper。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夜间光源混杂,在高速下,车手只能相信自己的车头灯。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今年由德国车厂Porsche、BMW、Audi包办颁奖台。
绿色修罗道场 纽堡灵24小时大赛耐久赛史上第一辆混合动力超跑:Porsche 911 GT3 R Hybrid。

大赛官网:adac.24h-rennen.de
日间影片:youtu.be/UVzSOxwY0Bk
夜间影片:youtu.be/zcQ4pn01Qx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