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潮流视点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阅读221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1月22日早上,刚从美国与马林鱼签约回台的陈伟殷,在记者会现场跟记者们说明自己54背号的因缘,他笑说「4号尾没有人会选」,但别人不喜欢的,他偏要,「因为我个性比较特别」,这个台湾选手较少选用的背号,成为陈伟殷接下来五到六年将要背负的号码,他说希望让这个号码「没有人可以取代,再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54号传奇」。这是陈伟殷,MLB的陈伟殷。很帅,没有错,但好像太严肃了一点。

称自己是训练狂的他,似乎真的有点boring。问他除去棒球的陈伟殷,是个什幺样的人?他想了一下:「棒球以外,如果再除掉训练的话,陈伟殷可能就是生活白癡吧!」

话还没说完,陈伟殷就放声大笑,「因为真的不知道要做什幺呀!」他说,很多人都问他退休后要做什幺,他想很久却发现自己的梦想还是跟训练有关:「我希望把我在美国受的训练规格带到台湾来,在退休之前能不能做到我还不知道,除此之外我还真不知道我能做什幺⋯⋯」

自我要求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蓝色针织衫_$20,900 by AlfredDunhill;白色衬衫_$13,500 bySalvatore Ferragamo;灰色休闲长裤_价格电洽 by Berluti。

「我真的是训练狂,跟我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他说,因为训练减少被外界事物吸引的影响,「而且,运动训练反而让我能不断的学到新的东西。」

陈伟殷认为像是如何思考、如何让自己肌力变强等,对他来说都是最大的收穫,但也因为老想要去尝试这些「突破极限」的事,总有人会问陈伟殷:「你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吗?」

「有朋友说我这个人太无趣了,跟我在一起似乎只有棒球、训练,但我是觉得一个人的棒球生涯只有20年的时间耶!如果我不好好把握就这样离开球坛或提早退休了,我一定会更后悔。」

陈伟殷说,他每次都会很严肃地告诉自己「我不想要因为自己的不专注,而让梦想毁灭」;当初他旅外日本,一直到后期进入MLB,他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本身的心理障碍,「唯一能够想办法去克服的方式,就是不断提醒自己棒球是我的最爱。」

他说,因为棒球的关係,才让自己感觉到生活的多采多姿,棒球也是让他感觉到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这也是让我能撑下来的动力。」

说起他的训练菜单,陈伟殷又开始大笑:「可能像我这样孤僻的人,也应该没有几个吧!」他笑说训练不是坏事,只是必须要不断地去做它,才有进步的空间,「应该是说,可能自己比较贪心一点。」

到今年结束刚好是12年的职业生涯,这对陈伟殷来说只是开始,谈起他看待目前的表现,他说得很谦虚:「只能说满意而已,还有更多进步空间。」

棒球之外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丹宁刺绣夹克_$4,990 by Levi's;衬衫_$3,600 by Outerboro。

不过在训练狂之外,我似乎找到不为一般人所见的陈伟殷。记得前年年底陈伟殷回台时,除了棒球之外,唯一的公益活动就是为新北动物之家站台,所以特别查了一下他跟狗狗之间的关係。

他的确有一只从日本带回来、名字叫Katsu的狗狗,为了捕捉不一样的陈伟殷,发通告时特别请他把Katsu带来。

拍摄当天特别借了君悦饭店的宠物套房,让陈伟殷与Katsu可以「一展所长」,而Katsu也真的不负众望,活泼的程度比陈伟殷还像封面主角。从摄影师的观景窗中,我们也看到完全不一样,带着笑容、眼神温柔的陈伟殷。

中场休息,陈伟殷一面玩着在现场横冲直撞、现在在床上翻肚子示好的Katsu,一面述说着他与小狗的渊源。

他说其实小时候就很喜欢狗,自己小时候曾经养狗,后来因照顾不慎而夭折,为此伤心了好久,母亲不忍小孩受到伤害,此后就不敢再让陈伟殷养狗了,「因为狗的寿命相对人类来说其实很短,妈妈也担心我们会再次因离别而伤心,所以比较不太敢让我们养小狗,虽然爸妈也是满喜欢小动物的。」

陈伟殷说,在日本的时候,就想养只动物陪伴家人,因为妻子娘家在台湾养了很多狗狗,于是就决定找一只狗;寻寻觅觅,最后在宠物店找到Katsu,「当时牠已是只大狗狗,在宠物店里差不多到卖不出去的时候了,一时心软,就把牠带回家了。」

跟娘家也养了好几只狗的妻子一起养狗,陈伟殷说跟与Katsu的缘分很奇妙,特别让人想要珍惜,「因为以前想养却无法养,直到真的养了Katsu,过去的沮丧完全被那种兴奋感取代,这种情感转移的特别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不过因为美国检疫问题,现在Katsu住在台北岳父母家,陈伟殷有事没事就会想跟Katsu「视讯」一下,尤其是比赛之前(Katsu是日文「胜利」的意思),「因为不但牠想念我,我也会想念牠。」一边玩着Katsu的肚子,一边笑着表演Katsu视讯时只听得到声音,却看不到人时的生气反应,这时候的陈伟殷像个大孩子,笑得很开心。

磨练忍耐

台湾之光陈伟殷传奇 受访自爆训练狂很低潮

深蓝色羊毛西装、深蓝色羊毛西裤_价格电洽 by Alfred Dunhill;浅蓝衬衫_$7,000、印花领带_$6,300 by Hugo Boss;King PowerUNICO计时腕錶(King Gold)_$936,000 by Hublot。

看着他与Katsu的相处,他告诉我他曾面对过人生的最大抉择,是曾想过「要不要放弃棒球」。看来不可思议,但陈伟殷也曾遇过低潮时期,那是在日本刚开过刀之后的事情,「伤痛在职业运动员的生涯上其实难以避免,不过是要克服伤痛跟走过复健的无聊、漫长而辛苦的阶段,其实非常不容易。」

他回忆当时刚开刀后,每天自己做复健的时间至少是3个小时起跳,这3个小时你不能碰球、不能跑跳。

那年,他21岁。「那时候开的是手肘的刀,开完刀第一个印象我记得很深刻:当天麻醉退了之后,我发现手只能很小幅度的弯曲;但从小幅度的弯曲做到稍大一点的弯曲程度,我大概就花了2到3个月的时间。」

所以等于是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都一直在做手腕伸展的动作,大家可能会觉得这样程度的弯曲很简单,一点都不痛苦,但陈伟殷一开始的时候这幺小幅度的动作都很难做,每天都会觉得「唉!又要去做复健了!」

等到手肘可以弯曲、又开始可以丢球的时候,好像一个阶段结束了,但另一个艰难的时刻又要开始了。

「那时候我没有办法看比赛,因为一看比赛我的心就很痒地想要比赛。」陈伟殷说,他只能默默地去球队宿舍的健身房,在里面待上两个小时,「所以我一整天大概都是在做复健的运动,当然也就没有甚幺机会可以去从事复健以外的任何运动,因为太累了。」

那段时间陈伟殷完全没有休假生活,也就靠着一份执着──我想要回到球场上面,我要比其他人更好──的心态,让自己变强、让自己能在这些boring的事情上持续下去。

「我是一个性子比较急的人,但受伤时根本急不得的。」必须要放慢所有的脚步,过着非常规律的生活,陈伟殷说,只有靠着意志力让他愿意持续走下去。

「说实在话,我不是一个很有规矩的人,面对这些规定就会觉得自己很『紧』。」在复健的过程中,陈伟殷学会了如何去放慢自己的脚步,每天又要做重複的事情的时候,要怎幺去想「我不能急,我不能急」,「我觉得在那一段时间学习最多的就是忍耐,这个过程中完全必须靠自己,因为没有人能帮你,我身边所有人都告诉我要忍耐,才能回到棒球场上。」

上一篇: 下一篇: